当前位置:xbdns.com is for sale 域名知识产权交易情感欲乱风韵熟妇(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)
欲乱风韵熟妇(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)
2022-07-03

日近黄昏,陈光宗和张静香出现在一家名为川湘阁的饭店,大武开车送他们来的。

陈光宗穿着一身灰色笔挺西服,足蹬黑色皮鞋,打扮的精神帅气,但他很少穿西服,觉得浑身别扭。

张静香则是一袭紫色修身连衣裙,身材前凸后翘,曼妙迷人,长发披肩,显得优雅大方。

两人走在一起,颇有几分郎才女貌的意味,不知情的多半会误认为两人是情侣。

临进门前,张静香忽然停下了脚步,闪烁其词道:“光宗,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?”

“什么忙,不会是让我假扮你的未婚夫吧?”陈光宗开玩笑道。

“差不多,假装是我男朋友,应付下我妈。”张静香面露一抹绯红娇羞,不好意思道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身高档西服可不是白收的,真变成新女婿见丈母娘了。陈光宗点头道:“无功不受禄,你送我一身高档西服,让我做什么,我都得答应。”

“谢谢!”张静香莞尔一笑,稍微犹豫了一下,拉起陈光宗的手,走进饭店。

师姐居然主动牵我的手了,不错,看来她的确改变了!陈光宗的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,为张静香走出心理阴影而高兴。

张静香厌恶男人的心结差不多解开了,自己也在刻意改变,不像以前那么冷淡,脸上的笑容也多了,整个人容光焕发,仿佛经历一场蜕变,多了几分知性成熟的气质。

来到一间包厢门外,张静香仿佛为了放松心情,深吸一口气,然后推门而入。

只见包厢里坐着一位身穿瑰红色旗袍,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,年轻时绝对是美人胚子。

她保养的很好,又精心化过妆,皮肤白皙,鬓发高挽,戴着珍珠耳坠,端庄优雅,好像富家阔太太。

细看跟张静香长得还有几分相似,毫无疑问,这位中年美妇就是张静香的母亲仇美凤。

“妈,你早到了。”张静香轻声呼唤,语气带着几分苦涩。

“我也是刚到,静香你快坐,让妈好好看看。”仇美凤露出一脸慈祥和蔼的母爱,拉着张静香坐在自己身边,上上下下打量起来。“将近一年没见,你又变漂亮了。”

“妈,你也是,越活越年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张静香的一句夸赞,令仇美凤眼球发红,愧疚道:“静香,这些年我没能在身边照顾你,是我这当妈的不对,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吗?”

因为父母离婚,张静香自幼跟着父亲长大,缺乏母爱,对母亲一直心有怨念,不想跟母亲见面,即使见了,也是冷言冷语,没有好脸色。

然而这次见面,张静香罕见的心平气和,还难得的夸赞母亲,让仇美凤激动不已,差点落泪。

“我爸不在了,只剩下你一位至亲,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,我都释怀了,不再怪你了。”张静香有些哽咽道。

“静香,你终于原谅我了,我太高兴了,以后我肯定加倍补偿你。”仇美凤一把抱住了张静香,泪水止不住落下,喜极而泣。

张静香也抱住了仇美凤,感受着母亲怀抱的温暖,令她贪恋,不忍松开。

陈光宗这才知道原来张静香的父亲已经去世了,难怪从未见过,也没听张静香提起过。

看着眼前一对母女冰释前嫌,相拥而泣的感人一幕,陈光宗不禁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父母,以及哥哥,心头一酸,也差点落泪。

“请问,现在点菜吗?”这时,服务员不合时宜的敲门而入,礼貌的问道。

“点!”仇美凤满脸笑容,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,急忙拿起纸巾,擦去眼角的泪水。“静香,你想吃什么尽管点,这顿妈请你。”

这么多年了,张静香再次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,擦掉眼泪道:“妈,我长这么大,还没请你吃过饭,这顿必须是我请你。”

“好!”仇美凤无比欣慰,不再推辞,拿起菜单,开始点菜。

她一看就是吃过见过的主,很快点了六道精美的菜肴,其中几道菜,陈光宗连听都没听过。

打发走服务员,仇美凤这才有时间打量起陈光宗,不好意思道:“真是抱歉,我们母女重逢一时太高兴,没来得及招呼你,别介意。”

“妈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陈光宗。”张静香娇羞道。

“阿姨,您这么说就见外了,不用招呼我。”陈光宗客气道。

“小伙子不错,长得挺帅,一表人才,还是我女儿有眼光!”仇美凤爱屋及乌,怎么看陈光宗怎么顺眼,毫不吝啬的夸赞道。

“阿姨,您过奖了!”陈光宗谦虚道。

“小陈,你做什么工作的?跟静香相处多长时间了?”眼前的小伙子很可能变成自己的女婿,仇美凤好像丈母娘看新女婿般,开始了查户口本般的询问。

“我是张老的徒弟,在药铺学医,跟香姐相处不到一年时间。”陈光宗表现的规规矩矩,有问必答,他跟张静香认识仅有一个多月,说不到一年也没错。

“原来你是张老的徒弟!”仇美凤恍然大悟,“现在医生很吃香,学中医也不错,有前途。你家是哪的,父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“老家在药王村,我父母去世了。”提起父母,陈光宗不禁伤感。

“不好意思,提起你的伤心事了,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。”仇美凤抱歉道。

“没事,我父母不在了,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亲情的可贵,我一定会珍惜现有的亲人,包括张老和香姐,加倍呵护,保证让他们过的幸福。”

陈光宗有感而发,他虽然是冒牌女婿,但在‘丈母娘’面前也得表个态,起码让仇美凤放心一些。

“你对亲情比我还看重,是个重感情的男子,很不错。”仇美凤赞许道,不过眼中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。

“光宗确实不错,我能走出心理阴影,对很多事情释怀,多亏了他。”张静香面带甜蜜和小女人的羞涩,似乎想趁机表达什么……